望江茶馆重新开张,点此进入···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上学

公元一九九九年的九月七日,我起得很早,并穿上了我比较喜欢的花格子两个扣子的小西服,因为今天是我去大学报道的日子。我起床的时候天还很黑,母亲已经喂好了猪,檐下还堆了一堆今晚的猪草。我洗漱好,揭开锅盖,热乎乎的饭菜仙女下凡般展现在我眼前,我盛好饭,摆好筷子,吃过饭,天还是没有亮。等母亲换了出门的衣服,我们就出发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因为很黑,所以父亲搭着我走,母亲在后边走路。过了小河,上了大路,母亲才搭车,我则坐到前边的横杠上。这让我想起十来岁时候过年去外婆家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父母老了,我也成了大人了。
父亲的车技不是很棒的,听母亲讲以前去我外婆家的时候还跌倒在快到外婆家路边的大沟里了,但在我看来,父亲的车技都还是稳的,因为在小路上,母亲总是走路的,甚至父亲都是推着自行车走的。
父亲的车骑得不快,但是很匀速,即便是在下坡的时候,也是在刹车下的匀速状态,上坡时,则会感觉到明显的力量牵引下的匀速状态。
很久我们才到了镇上,父亲把自行车寄放在了一个熟人那里,这样可以省一毛钱的停车费。父亲也不总是麻烦别人的,而只麻烦那些他觉得可交的人,而吴国柱正好是这样一个人。吴国柱年龄比父亲略涨两岁,身体不好,是单位上离退下来的,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在外地,老两口住在街上的菜市街上。父亲和好几个邻居卖菜的时候,总喜欢摆在吴国柱家门口那里,吴国柱也很同情这些老实的农民,总是帮他们留位置,还帮他们抬凳子,父亲有时也会把卖不完的菜送给吴国柱,这一来二去,大家的关系就比较融洽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寄放好车,我们才从镇子最南端的菜市走到最北端的马路边,等路过的从乐山上成都的车。镇子不大,六七分钟时间就走到了招呼站,等了没几分钟就来了一趟上成都的车,15块钱一个人。看着车子很空,父亲说其他车都是10块钱一个人的,老板说那是没有座位的。经过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3个人35块钱,带座位。车在招呼站那里又等了几分钟,又捡了两个客才走,在到县城的路上还捡了两个客。车快到县城的时候,天有点微微发白了,到招呼站的时候,基本就可以看清楚人脸了。招呼站那里一下子上来好多人,车一下子就坐满了,果真上成都一个座位15块,站着都是12块,还有些买了座位的,还没有现座,得等后边中途下了的,才能坐到座位。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车像一头老黄牛一样不紧不慢地向成都的方向开去,途经叶高山的时候,我深深地凝望着往青神方向的分叉,虽然我知道此刻她正在夹江县城后边。车过了土门,下了坡到了山洞,下了几个人,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人,又继续向前开去。过了山洞对我来说就是完全陌生的世界了,我好奇地紧盯着窗外的世界,刻意识地记忆着眼中的每一个画面,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过了山洞就是一个又高又长的坡,上了坡再转上几个大s型的弯路就到了娴婆,也就是眉山思蒙的地界了。我仿佛一个太空探索者一般,努力地记住这外太空的每一个地名,甚至每一个公路的拐弯大小和长度。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过了娴婆,走了好一会儿,下了一个坡,才到了思蒙,思蒙也下了好些个人,拥挤的车厢才稍微宽松一点了。以前经常听父辈们提起这个地名,因四叔是菜贩,有时候会在甘江买了菜,贩到思蒙来卖,骑自行车,还载满满两筐,可见还是很辛苦的,汽车都跑了接近一个小时。坐在汽车上看车外熙熙攘攘的赶集的人群,街上一片蓝色和黑色,而且都泛着白,因为很早,还是有一丝丝冷的,所以大家都还穿着布衣外套。思蒙不大,从地盘看,应该不及甘江的三分之一,可能是因为下的人多,所以车老板等了很久,才等了两个人,才继续出发。可能是因为大家都起得太早,所以车上有好多人开始打盹起来,父亲、母亲和我则很精神,我是因为好奇这外面的世界,父母则是警觉地呵护着缝在父亲裤子里面的学费。3000元一年的学费,800元一年的住宿费,还有其他书本费,杂费,军训费等等,总共是5200多元。因为今年年初我们家刚修了三间瓦房,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一些钱,所以这些学费有3000是大舅借的,另外2000多是家里升学和修新房办事收的人亲钱。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过了思蒙,就进入了眉山大平原。以前我总以为全世界就我们三甘(甘江、甘露、甘霖)大平原是平的,其他地方都是山,山的后边还是山,可这次我才发现,眉山这里的平原比我们那里更大更平。田野里一片深深的绿,禾苗的叶子正像一个中年人浑厚的身躯一样,彰显着他们的生命力,田埂上豆苗还挂着豆荚,有些豆荚已经非常的饱满了,汽车就在这一片绿中穿梭。
过了鲜滩,车很快进入了两边有商铺的像城区一样的地方,我知道眉山到了。我期待着传说中的眉山城是什么样子,想比较一下他比夹江城大了多少。因为97年以前眉山只是一个县,和夹江县是平级的,97年把原乐山市的仁寿县、丹棱县、洪雅县、彭山县和眉山县合并成了眉山市,从乐山市脱离了出来。可能是民族主义情节,让我对眉山的独立从心底很是抵触,总觉得像失去了国土一般。车走了很久还是没有进入市区,还是在两边都是商铺的公路上前行,就仿佛夹江县的三岔沟一带,是进入城区的序幕地区。车过了一个收费站,再往前,还看到一个通旁边的收费站,按照我的估计,那应该是往青神方向去的吧。过了两个收费站以后,路两边的商铺也慢慢高起来,逐渐变成了三层的,甚至还有四层的,直到最后可以看见两边六层的楼房,以及市区的标志----红绿灯。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长途车就在红绿灯前拐进了一个临时汽车站一样的车站,好些乘客下了车,也有一些新乘客上了车。司机熄了火,下去抽烟去了,好些还没到终点站的乘客也下车抽烟上厕所去了,我也下来了。虽然时候还早,可阳光已经迫不及待地钻出来了,虽然还不热,但从那阳光的颜色可以知道今天是一个大热天。我走出汽车站来四面环顾,红绿灯后就是眉山城了,感觉和夹江城也没什么两样,唯感觉眉山的楼要稍微整齐一点,还有就是进城的路两边的商铺要更加密一点。大约等了二十多分钟,大家都很不耐烦了,汽车才继续上路了,开出站来,在红绿灯处左拐了。原来汽车是不可以走市中心的,基本就靠着一个边上的环形路绕道向北,我也就不能近距离地感受眉山的繁华,而只能是在边上想像那城中央的灯红酒绿。其实眉山城也并不太大,大概十几分钟就绕到了城北,车又停了几分钟,捡了几个人,继续向彭山奔去。
眉山上彭山的路就像最早夹江下乐山的路一样,有点老,而且比较窄,基本就只能大车错车而已,可能是马上就要通高速公路了,所以这老路没有加宽,倒是路上的车子也不多。到彭山,已经九点多一点了,车上睡一大部分人,就连售票员都打起盹来。父母还是很精神,我也很精神,看着车窗外的甘蔗地,一块连着一块。甘蔗地里的甘蔗就像一个个妙龄少女,释放着青春的活力,虽然那嫩嫩的身躯,看着就知道不甜,可还是让人有一种馋涎欲滴的感觉。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车又走了很久很久,车上聊天的人也没有了,除了睡觉的,都是望着窗外的。就在我期盼是不是目的地成都快要到了的时候,车走到了一条江边,有识路的人感叹起来:“前边要到新津了!”有两个打盹的女的,应声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把松掉的橡皮筋退下来,理了理头发,重新扎紧。其中一个女的问那个感叹的男的:“这条河叫什么河啊?”“岷江哒。朝下流到乐山,在乐山大佛那儿和大渡河、青衣江汇合。”我一听说这就是岷江,忍不住伸长脖子好奇地死盯着。我听严芳讲过,他外公外婆家就在岷江边上,在她那里我听说过岷江的美好和雄壮。可事实上,我觉得岷江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雄壮,浑浊的水慢悠悠地流着,要么是挖过石头后的的大石坑,要么是大大的浅滩,没有明显的河道,也没有那种被洪水冲洗过的河滩,相比之下,我觉得我家旁边的青衣江比他美上一万倍。车沿着江边走了一里路,就上了一座横跨岷江的大桥,车走在大桥上,从车窗外往下游看,宽宽的河堤像一条大水槽向右前方蜿蜒,消失在远处的茫茫之中。过了新津不多久,车又进入了山区,我盼望着赶紧出山,因为我知道,出山的时候,也就是成都平原露面的时候。
虽然对这个陌生世界有无限的好奇,可也许是坐了太久的车,所以有一点架不住的疲劳,唯一可以让我继续亢奋的就是成都这个大都市的身影。在我的着急期盼中,车过了双流路口,并很快出了山,我知道我已经进入了成都平原,远处无穷无尽的建筑也在告诉我,我即将进入成都的怀抱。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车沿着大路一直往前开着,两边的楼越来越高,越来越好看,也可以看见前边市中心的一些高楼了。车在一个立交桥的地方右拐,然后沿着不太直的路一直走着,后来又一个左拐,车在很多招呼站(公共站台)都停下客。父亲问售票员,我们去火车北站该坐什么车,售票员说可以在站台坐55路车。于是我们在新南门汽车站外边的公交车站下了车,父亲背着我高中时候的那个发白的大帆布书包,里面装满了我一年的衣服。

下长途车,还没站稳脚,55路车就来了。虽然我也在乐山城见过公交车的样子,可这个55路车和那些公交车不一样,像一对没有分开的孪生兄弟,中间用黑色的电工胶带捆绑着一样,头顶上还有两根天线,连接在电线上。虽然车很大,很长,可坐车的人也不少,我们着急地挤上车,母亲让父亲把背上的背包给了她,让父亲能专心地守护裤腰里的学费。虽然父母没有怎么出过远门,可还是知道大城市里的刷钩儿(小偷)专捡人多的地方下手的。55路车过了一座桥,进入了一条小很多的街道,一边只有一条道,越发显得道路拥挤,可街道两边高大的梧桐树遮去了烈日的锋芒,让人顿生一阵凉意和清爽。车在街道中穿梭,我只能看到街道旁边的商铺和十字路口的指示牌。终于我看到了北一环,因为我之前还是复习过成都地图的,知道成都是环形的路,知道火车北站就在北二环边,我知道车快到火车北站了。真的,很快就看到了火车北站的广场,并绕了一个小圈,在广场中间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下车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和父亲母亲都下车了,父亲松开了捏着裤子的手,伸手过来接母亲背在背上的大包。母亲也听说过火车北站是最乱的地方,也怕那学费在这最后的一点路上出意外,所以拒绝了父亲,父亲似乎也明白,也没有强求,就带着我们向广场西边走去,因为那里有很多学校的招生接待站,老远都可以看到一条大大的红底白字横幅。我们看到了川师,交大,西财,还有其他一些学校的工作台,并很快找到了川大的工作台,我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录取通知书,接待的人看了一眼,吩咐另一个接送的人把我们带去坐东区的车。因为接送的人手有限,接送的人就让我们等一批人,再一起带过去。可能是刚到了一列火车吧,新生接送广场的人一下多起来,我打量着来川大报道的各个同学,我猜想着哪一个或者哪几个会不会是我的同班同学呢?其中有一个瓜子脸个子高挑,五官端正,还扎了一个及腰的马尾,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看她提着一个大箱子,说一口不带杂音的普通话,我知道应该是坐火车来的北方同学吧!那一刻我真希望她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也不自觉地看了看我准备到学校用的一寸标准照,黑瘦的脸上顶着短而平的头发,俨然一副刚出狱的样子,不免觉得有点自惭形秽。很快有了十几个去川大东区的人了,之前也了解过川大分东区和西区,我们经济学院在东区。我们跟着那个接待的人走到一个停车场,刚走了一个车,我们只能上后边一个空车。在车上又等了一小会儿,那个接送的人又送了两拨人,车基本就满了,就出发了,我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四十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着急地盼望车能开快一点,这样可以在上午下班前报名,否则拖到下午,父母回家的时间就很紧张了。可车好像知道我的心情,就像小时候放的那倔强的小猪,总不随我的意,总是开得很慢,偶尔还塞一下,偶尔等一个红绿灯,让人无比着急,看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流逝,终于过了十二点,车还在一条河边缓慢前行,我知道已经来不及了,也就不着急了。这一刻我开始注意到了我在广场看到的那个女孩子,穿一件鹅黄色的麻纱上衣,下边是一个黑色的长裙,看起来特别的端庄贤淑,那一刻我又盼望这个车能开久一点,因为我怕她不是我同学,可能再也看不见了。有家长问司机还有多远,司机说还有几分钟就可以到了。果真,几分钟后,车从河边右拐进一个校门,简单的校门上边写着四川大学四个字,这虽然是第一次看见真身,可在录取通知书上已经看见过无数次了,所以很是熟悉。
进校门来,就是两排高大的梧桐,仿佛在夹道欢迎我们的到来。这条梧桐道比刚才经过的梧桐街道更漂亮,因为两边的树枝完全接起来了,让整条路成了一条林荫道,而且道路非常的整洁,没有刚才道路的那种拥挤和混乱,我觉得我更加喜欢这个学校。车拐了几次拐,拐到一个小的绿茵广场前停下来,司机宣布,终点站到了。我看了一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报名的人已经下班了,所以我不慌不忙地跟着大家下车,取行李。黄衣黑裙的女孩子也在下边取行李,取好行李后,树荫下的乒乓球台边有很多像火车北站一样的接待的桌子,不同的是北站是各个学校,而这里是各个学院的。我所在的经济学院在最中间,最显眼的位置,我们就在学院的接待桌前排起队来。黄衣黑裙同学拖着箱子去找她的学院去了,她们那边人少,不用排队,直接就有人领着她和她的父母走了,我偷瞄了一眼那桌上的牌子----艺术学院,怪不得那么漂亮,原来是搞艺术的!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返回列表